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W泰生活 >牙牙学语新观点(1-3)
牙牙學語新觀點(1/3)

上世纪美国语言学巨擘乔姆斯基对语言学的巨大革新,包括人类幼儿如何学习语言的假设与解释,正被推翻中。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家乔姆斯基(Noam Chomsky﹚在上世纪中叶提出一项知名的理论「普遍语法」(universal grammar):认为人类大脑与生俱来能够学习语言文法的心智模板,这个观点主导了语言学将近半世纪。不过最近许多认知科学家与应用语言学家已经摒弃乔姆斯基的理论,因为检视各种语言与幼儿如何学习母语的一些新研究结果,都与普遍语法理论不符。

这些研究指出了一种完全不同的观点:幼儿并不依赖与生俱来的文法模组,而是使用各种可能与语言无关的思考方式来学习母语,例如分类外在世界的物件(例如人或物体)的能力,以及理解事物之间关係的能力,加上人类擅于捕捉他人沟通意图的独特能力,就自然而然学会母语。这些新发现显示,如果研究人员想要了解幼儿如何学习语言,他们必须跳脱乔姆斯基的理论,向外寻找灵感。这项结论非常重要,因为语言学研究对许多学门都很重要,例如文学、人工智慧(AI)与语言学本身,应用缺乏正确指引的研究假说,就会得出令人质疑的结果。此外,人类使用语言的方式远远超越其他动物,如果你了解什幺是语言,你对人类的本质就会多一分了解。

乔姆斯基的理论最早于20世纪中叶提出,他的理论与当时西方学术圈新兴的两股趋势──电脑科学与人类语言紧密结合:他认为人类语言,其实很像新兴的电脑科学所使用的计算程式语言,他试图找出语言背后的计算结构,并提出一组可产生具有「良性结构」语句的运算历程。乔姆斯基理论的革命性突破在于:符合语法的语句可透过程式计算的运作产生,因此可用来解释人们如何产生语句。这种观点与许多其他领域的学者渴望以计算方式来解释一切事物的想法一拍即合。乔姆斯基在建构这种语言计算理论时,也同时主张这种计算方式深植人脑中。

20世纪后半人们越来越明白一个道理:人类独特的演化塑造出我们独特的心理特质的许多面向。乔姆斯基的理论与这个想法也十分契合,他主张普遍语法是人类心智与生俱来的本领之一,是世界上6000多种人类语言背后的深层生物基础。科学中最强大、也最漂亮的理论总会揭露多元表象底下所隐藏的一致性,也因此,乔姆斯基的理论立刻获得众人的讚赏。

但新的研究证据逐渐推翻乔姆斯基的理论,年复一年慢慢把它推向断崖。这个理论的败亡过程非常缓慢,因为年老的学者通常会紧抓着老派的学说不放,就像德国物理学家普朗克(Max Planck)说过的一句话:「每经历一场葬礼,科学才会前进一步。」

太多无法解释的例外

1960年代,普遍语法最先向「标準欧语」借镜,也就是大多数研究这个问题的学者所使用的语言,因此普遍语法的运算使用了一些语块,例如名词片语「乖狗狗」(The nice dogs)和动词片语「就像猫」(like cats)。不过,当大家开始比较各种语言时,很快就发现例外:有些澳洲原住民的语言,例如瓦尔皮瑞语(Warlpiri)的语法元素四散在句子中各处,其名词片语与动词片语没有如普遍语法所描述的那样「紧密连结」,而且有些句子根本没有动词片语。这些例外与从标準欧语语例中所得到的普遍语法很难共存。还有乔姆斯基理论不能解释的一些例子,来自对「作格」(ergative)语言的研究,例如巴斯克语(Basque)或乌尔都语(Urdu),这些语言中的主词使用方式与标準欧语大相逕庭,大大挑战普遍语法理论。

这些例外加上其他语言学理论的研究结果,让乔姆斯基与支持者在1980年代对普遍语法理论全面进行了一次修正。新版理论称为「原则与参数」(principles and parameters)理论,以一组可以掌控语言结构的「普遍原则」取代单一普遍语法。在不同语言中,这些原则会展现出不同样貌,就像我们天生都有一组基本味觉(酸、甜、苦、鹹、鲜),与文化、历史以及地理环境交互作用后产生了世界上各种不同型式的料理。这套理论中的原则与参数,就好比味觉不但会与文化互动(例如幼儿学日语或英语),也会造成不同语言间的差异,并定义了人类语言的各种可能性。

西班牙语中有不需主词但完全符合语法的句子,例如「Tengo zapatos」(我有鞋子),在这个句子中,拥有鞋子的「我」并不需要以主词型式、而是透过动词尾端的「o」来表达即可。乔姆斯基认为,当幼儿接触了几次这种类型的句子后,就会开启他们脑中的某个心智开关,告诉他们应该省略这些句子的主词,接着就会知道可以省略所有句子的主词。这个「省略主词」的参数,应该也决定了语言中的其他结构特色,这种普遍原则和许多欧洲语言十分契合,但是非欧洲语言和新版的乔姆斯基理论不太契合。事实上,许多试图想要找出各种参数(例如「省略主词」)的研究,最后都放弃了新版的原则参数理论,因为它根本经不起仔细检验。乔姆斯基和同事在2002年的《科学》期刊上提出的普遍语法理论只有一项规则:计算递迴,这项新规则可让有限的字和规则组合出无限的语句。

这种无穷可能性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片语可以用递迴方式嵌入另一个相同类型的片语中。例如英语可以把片语加在右侧(例如「John hopes Mary knows Peter is lying」)或中央(例如「The dog that the cat that the boy saw chased barked」)。原则上,这些片语可以永无止尽地一直嵌入,但实际上我们的认知理解能力会因为片语不断堆叠而崩溃。乔姆斯基认为,这种认知崩溃并不是因为语言本身所致,而是因为人的记忆有限。更重要的是,乔姆斯基主张语言与其他思考能力(例如分类或觉察事物之间的关係)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拥有这种递迴特质。他最近还主张,这种能力来自大约10万~5万年前的一个单一基因突变。

就像之前一样,当语言学家在世界各地观察各种语言时,他们发现了许多例外,显示出递迴结构并不是语言的必要特质。有些语言,例如亚马逊的皮拉罕语(Pirahã)似乎就没有乔姆斯基主张的递迴结构。乔姆斯基的普遍语法希望能够展现一致性,也必须够简单才能收服人心;也就是说,它必须要能预测已知事实之外的现象(要不然它就只是一些事实的集合而已),但同时也不能过于简单以致于无法解释它应该要能解释的一些现象。例如乔姆斯基认为世界上所有语言都应该有主词,但问题在于,主词这个概念比较像是「一群特徵」,而不是一种明确的类别。主词大约由30种语法特徵所定义出来,任何一种语言只具有这些语法特徵的子集合,而且每一种语言所拥有的语法特徵子集合通常不会重叠。乔姆斯基试图定义语言基本工具组中的要角,也就是人类语言得以出现的重要心智能力。当其他人发现反例时,有一些乔姆斯基的支持者会反驳:某些语言缺少某些规则(例如递迴),并不表示该原则所对应的能力不存在;好比某个文化不使用盐来调味,并不表示鹹味不在人类的基本味觉中。(待续)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太阳游戏|综合信息生活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www68sunbetcom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官网充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