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G妙生活 >牙牙学语新观点(3-3)
牙牙學語新觀點(3/3)

上世纪美国语言学巨擘乔姆斯基对语言学的巨大革新,包括人类幼儿如何学习语言的假设与解释,正被推翻中。

(续前文)

「基于使用」语言学正兴起

在这个新的「基于使用」语言学架构下(其中包含了功能性语言学、认知语言学以及建构文法的各种想法),幼儿并非与生俱来一套普遍且特化的心智模板以学习语言;相反地,幼儿拥有类似瑞士刀的一组心智能力,也就是一组万用的工具,例如分类能力、解读沟通意图的能力以及类比能力,幼儿透过这些能力从自己周遭所听到的语言中建构出语法类别和规则。举例来说,使用英语的幼儿明白「The cat ate the rabbit」的意思,透过类比,他们也会明白「The goat tickled the fairy」,也就是从一个例子概括推论到另一个例子。在听过足够的类似例子后,他们甚至会猜得出在「The gazzer mibbled the toma」这个句子中,什幺人对什幺事物做了什幺事情。由于语句和词彙层次的差异极大,语法一定是幼儿的理解超越词彙本身而获得的概念。

语句的意义,是词彙本身的可能意义(例如「ate」这个字的可能意义)与其嵌入的语法结构的意义,两者交互作用所产生。例如根据字典中的定义,「sneeze」(打喷嚏)这个词是只和单一主词(打喷嚏的那个人)连结的不及物动词,但是如果我们刻意用双宾语的方式来使用它(也就是允许它和直接或间接的受词相连),结果就可能会是「She sneezed him the napkin」(她藉由打喷嚏来从他手中获得纸巾)。在这个句子中,「sneeze」这个字成为一种转换动词,也就是说,她透过这个动作把纸巾从他转给了她。这个句子显示出,除了词彙,语法结构本身也能大为影响对语句的意义。相较之下,乔姆斯基则认为语法的某些层次不带有任何意义。瑞士刀的概念也能够解释语言学习,而且可以不用诉诸普遍语法理论所必须承认的两个现象:其一是一系列用来组合符号的代数式规则,也就是号称是已写入大脑的核心语法;第二就是语彙,也就是所有不在上述规则内、必须透过后天学得的自然语言惯用语和特殊用法。这种双路径所面对的问题,就是有些语法结构其实部份依循规则、部份则否,例如在「Him a presidential candidate?!」这句中,「him」这个主词保有直接受词的型态,而且这个句子中有些词彙顺序不当。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可以透过类似方式说出无限的不同句子:「Her go to ballet?!」、「That guy a doctor?!」。

问题来了,这种句子是核心语法的一部份?还是其实是例外?如果不是前者,那一定就是独立学到的单独现象。但如果幼儿可以学会这种部份依循规则、部份例外的语句,那为什幺他们不能以同样的方式学会其他语句呢?换言之,为什幺幼儿需要普遍语法?事实上,有许多证据显示幼儿能透过社会互动来学习语言,而且可以在不断练习后逐渐掌握语言社群所创造出来的语句结构。在某些案例中,我们有很明确的资料显示出这种学习如何发生,例如关係子句在各种语言中都很常见,而且通常都是由许多独立的句子串连而成,例如在英语中我们可能会说:「My brother…He lives over in Arkansas…He likes to play piano」。在包括系统化、习惯化、去情境化以及自动化等各种认知处理机制的运作之下,这些子句在经过漫长的流传后形成了一种较为複杂的结构:「My borther, who lives over in Arkansas, likes to play the piano」;同样地,「I pulled the door, and it shut」也可能会逐渐转变成「I pulled the door shut」。

此外,人类似乎还具有「解读他人意图」的独特能力,也就是理解他人说话的意涵,例如我可以说「She gave/bequeathed/sent/loaned/sold the library some books」,而不是「She donated the library some books」。最近的研究显示,有一些机制可以限制幼儿说出这类不正确的语句,例如幼儿通常不会说出毫无意义的语句︰他们绝不会说出「She ate the library some books」这样的句子。还有,如果幼儿较常听到「She donated some books to the library」,那他们就会说出这种句子,而非「She donated the library some books」。事实上,我们也都採用了这种解读他人说话意涵的方法来理解以下这样的句子:「Can you open the door for me?」。我们一般会认为这是一个请求,而不是在询问我们有没有开门的能力。

「基于使用」语言学理论还得经历一段非常遥远的路程,才有可能完全解释语言如何运作。该理论认为,幼儿能从聆听他人说话的语句和片语中归纳出有意义的通则,但这个也不是幼儿如何学会建构语句的全貌,例如有些透过归纳所建构出的语句可以理解,但不合语法(例如「He disappeated the rabbit」)。在许许多多可能有意义但不合语法的语句中,幼儿只会说出极少部份。原因在于,幼儿似乎对「自身所属的语言社群依循某种规範、并只以某种方式沟通」这样的规则十分敏感。幼儿的语言有时富有创意(例如「I goed to the shops」),有时又符合语法(例如「I went to the shops」),两者呈现一种十分巧妙的平衡。「基于使用」语言学者还需要投入更多研究,才能解释这些力量如何交互影响幼儿的语言发展。

典範转移,展望前景

当年乔姆斯基提出他的理论时,其主张和当时主流的研究方法差异甚大,也因此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投向了可以让人类理解语言以及使用语言的複杂认知历程。但是当这些理论帮助我们看见新的现象时,它们也遮蔽了语言的某些面向。许多语言学以及相关应用领域的研究人员越来越不满意普遍语法这种完全型式化的语言理论,至于该理论无法面对不同语言中的例外与心理语言学实验的挑战,就更不用说了。

此外,许多现代的研究人员也不喜欢哲学躺椅式的理论分析,尤其是当大家都有大量可用来分析(许多已在网路上公开、自由下载)以测试理论的语言学资料时。典範转移尚未完成,但对许多人来说,一徐清风已经吹入语言学的研究领域。

透过深入研究世界各种不同语言的异同之处、演变历史以及幼儿如何学会一种或多种语言,我们将会有许多惊喜的发现。普遍语法似乎已经走到尽头,「基于使用」语言学提供一条继续向前的研究之路,帮助我们探究世界上6000多种语言的学习与使用机制,以及历史演变与发展。(完)

相关阅读
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太阳游戏|综合信息生活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jk娱乐下载安卓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慱代理登录